正文卷 第1268章 来自陕西之地的将门世家子弟(第一更)

目录:自古红楼出才子| 作者:晴了| 类别:历史军事

    第1268章

    时间在继续,天气越来越冷,而太学的教学工作,在没有了干扰的情部之下,逐步地走上了正轨。

    随着王洋以及一干太学老教员们的言传身教,再加上那些教员们的努力和刻苦用心,对于学业这一块而言,所有人都显得要轻松了不少。

    不过这还没完,就在入冬之后,东京汴梁刚刚洒落下了第一场初雪,东京汴梁,就迎来了一批客人。

    一批身强体健,目光锐利而又显得有些桀骜不驯,衣着华贵却又不失精悍的年轻人。足足有近三十人之数,一身风尘扑扑,都乘着神骏的座骑,驰入了东京汴梁。

    “终于到了京师了,我都已经有好些年没来过了,没想到变化居然这么大?”为首的一位年轻人也就是刚刚二十出头的模样,却身得极为伟岸雄壮,身畔则是一名体型与他仿佛,容貌也差不多的年轻人,只是看起来年纪要比他更稚嫩一些。

    “二哥,你看那边,好多人啊……”年纪比他小一些的那名年轻人这个时候伸手指向了不远处的店铺,那座店铺一楼的店面牌匾写着“金拱门快餐”,二楼则写着“全聚德烤鸭”。

    “好香的味道,老折,咱们这也劳累了小半个月了,现在已经赶到了这京师,眼下天色尚早,咱们干脆就先去好好的填填肚子,一会再去拜见王大人如何?”旁边挤过来了一名年纪跟为首者差不多年纪的彪悍年轻人提出了建议道。

    被唤着老折的为首者只考虑了不到一秒钟,揉了揉肚子。“成,咱们就先去好好的吃上一顿,不过我先说好了,不许沾酒,谁他娘的敢沾酒惹出事来,就自己滚回老家去。”

    “行了行了,你这话弟兄们的耳朵都听出老茧来了,这一路上,咱们可都没沾过半滴酒,就是想要尝尝京师美味佳肴的味道,赶紧的仲兄,咱们快些过去……”另外一人迫不及待地跳下了马来,牵着马就朝着那边挤了过去。

    为首者很是无可奈何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揉了揉肚子之后,也赶紧快步跟了上去,生怕去得晚了,那围满了人的食肆会被那几个吃货吃空一般。

    香,真香,看着那些食客们都用的是黄焖鸡米饭,看到食客们用浓稠的汤汁拌饭之后在那里大快朵颐,他们也很是嘴馋的一人点了一份,十多名年轻壮汉在里边以风卷残云之势大吃大喝起来。

    而外边,则还有十多人一脸晦气地负责牵着马匹,没办法,他们猜拳输了,只能留下看马,让赢家先去享受美食。

    “居然这么好吃,如此美味……店家,再来两份。”种可求,也就是那位高大壮硕的年轻首领此刻两眼放光,以风卷残云之势干光了自己的那份黄焖鸡米饭之后,又要了两份。

    这票武大三粗的吃货,每人平均都要了两份,至于像种可求这样的饭桶,直接就是三份都一扫而空,又吃了五个蛋挞,还有两个炸鸡腿,这才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呃,摸着肚子离开了金拱门快餐店。

    然后还下意识地抬起了头来看了一眼那二楼的招牌。“全聚德烤鸭店,嗯,楼下都这么好吃,相信楼上的滋味应该不会太差。”

    “可惜吃得太饱了,下次吧,奶奶的,真好吃,可是比咱们在家里边吃的美味太多。”

    “是啊,是啊……”

    一帮子来自于大宋西北的将世世家子弟,此刻已经吃饱了的那一半人正打着饱呃,牵着马匹蹲在一块吹牛打屁。

    这一次,种家子弟八名,折家子弟十三名,还有姚家子弟四人,另外还有黄家两名。共有二十六名西军将领的子侄们来到了京师汴梁。

    等到两批人都吃得满嘴冒油,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呃,驱策着座骑赶到了郡公府后,向那守卫在郡公府门口的护卫道明了他们的来意。

    而正在家中乘着休沐之日这样的闲暇时光,陪伴着娘子,还有儿女的王洋听闻居然来了二十六名西军将帅家的子侄,饶是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仍旧是大吃了一惊。

    “怎么来了那么多……”王洋满脸讶然地将怀中的孩子递给了李师师,难以置信地道。

    “夫君此言何意,您之前不是跟妾身说过,您写信让那些与您交好的将军们把子侄送到这京师来入读,人家可是赶着把人给送来了,您倒好,居然嫌弃人多?”柳依依不禁撇了撇嘴,一副想不到夫君你居然是叶公好龙那样的人。

    王洋白眼一翻,很是无奈地解释道。“拜托,我就只是跟他们打了招呼,希望他们送子弟过来入读太学,也算是捧一捧我的场子。”

    “可是这下子弄出那么多人来,我能怎么做,难道还要在太学里边开办一个武科不成?”

    “武科就武科呗,反正夫君您难道还担心自己收拾不了那些家伙不成?想想之前的武状元也可都是您的手下败将。”李清照巧笑嫣然地看着王洋说道。

    犹忆当年,王洋可是为了自己,在那御街上把那几个将门世家子弟给暴揍了一顿,连带那武状元也成为了他的手下败将,结果惹得满城皆知。

    而那个时候,王洋暴打武状元的英姿,倒是在李清照的心中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或者说,王洋当时的英姿,很是让李清照芳心然心动。

    “……收拾他们当然不在话下,可问题是,这么多的武家子弟来到太学就读,实在是有些太招人眼了。”自家婆娘那楚楚动人的眸子投来,王大官人自然是不能认怂,不过他还是觉得种师道、折可适那帮子家伙不怀好意。

    王洋跟婆娘们交待了几句之后,便快步赶到了大门处,看着那二十六七个精悍壮实的年轻小伙子们立身于门外,深吸了一口气,笑眯眯地迎出了大门。

    “见过王大人……”折可求当先恭敬地施礼,身后边的二十多个精悍的小后生大多数都用好奇的目光审视着王洋,一面依葫芦画瓢的施礼。

    “原来是尔等,哈哈,快快请起,王某倒还真没想到你们居然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王洋笑眯眯地抬手虚扶,示意大家伙起身,目光扫过这二十来位,年纪最大也就是刚刚二十岁的折可求,年纪最小的大约也就是十五六岁,大约与那完颜宗翰年纪相仿的年轻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