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宋世家 第1707章 心胸狭隘

目录:雪落关山| 作者:晨四郎| 类别:历史军事

    大牛、小狼感到奇怪,对石正峰说道:“甘棠教惩处那些贪官污吏、土豪劣绅,为老百姓出了一口恶气,为什么不好?”

    石正峰说道:“那些官吏、富豪是犯了罪,是该惩处,但是,不应该用这种方式羞辱他们。⊙菠@萝@小⊙说”

    大牛不以为然,说道:“我觉得这么羞辱他们,还是客气的。”

    石正峰指着街边那些拿着土块,劈头盖脸砸向官吏、富豪们的老百姓,说道:“你们看看那些人,其中叫得最欢最高兴的人,让他当官,他比谁都要贪,让他成富豪,他比谁都要坏。”

    大牛、小狼眨了眨眼睛,看着石正峰,问道:“为什么?”

    石正峰说道:“因为人性是因环境而改变的,和平年代,一个人在家可能连一只蚂蚁都不忍心杀,战争年代,上了战场,他能杀人不眨眼。燕国现有的制度是不能根除贪腐的。”

    大牛说道:“不管怎么说,那些人都是犯了罪的,他们要是清清白白,也不会受到这般待遇。”

    石正峰说道:“审判他们,应该用公正、文明的方式,而不是用这种野蛮、粗暴的手段。现在,甘棠教审判的是真有罪的人,但是,照这样发展下去,以后他们要是诬陷了忠良,是不是也没人能阻止得了呀?”

    大牛和小狼挠了挠头,向石正峰竖起了大拇指,说道:“主人,还是你想得周到,想得深远。”

    史光胤在旁边说道:“正峰,你有没有发现,受到甘棠教审判的,都是文职官员。”

    石正峰恍然大悟,“是啊,真是这样的。”

    史光胤说道:“看来甘棠教之所以敢肆无忌惮地胡闹,是上面有人给他们撑腰。”

    石正峰说道:“甘棠教这么闹下去,燕国只会陷入混乱,虚耗国力,燕君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时,谷丰年面带微笑,走了过来,说道:“四位壮士,刚才的净化仪式,你们还满意吗?”

    石正峰说道:“我们是外国人,不好随意评价燕国的内政。”

    谷丰年说道:“什么外国燕国,这天底下的华夏人都是一家人,四位壮士要是加入我们甘棠教,我可以立刻为四位壮士申请到燕国国籍。”

    石正峰摆了一下手,说道:“谢谢大师的好意,不过,我们四个人都是闲云野鹤,受不得拘束,所以,思前想后,我们决定还是不加入甘棠教了。”

    谷丰年的脸色有些难看,问道:“四位不再考虑考虑?”

    “我们已经考虑得很详细了,谢谢大师的好意,”石正峰不想得罪谷丰年,把话说得很客气。

    谷丰年阴沉着脸,不说话。

    石正峰朝谷丰年拱了一下手,说道:“大师,多有打扰,告辞了。”

    文县里的甘棠教徒和老百姓已经陷入了疯狂,他们到处抓官吏、抓富豪进行审判,抓来抓去,有些人就开始公报私仇,甚至是看谁不顺眼就抓谁。

    甘棠教抓人也是见人下菜碟,官员他们只抓文职,不抓武职,文县的武官们带着手下士兵,对于甘棠教徒们的疯狂举动,是无动于衷,冷眼旁观。

    石正峰、史光胤他们走出文县,向史光胤的老家簸箕村走去。史光胤有四十年没回簸箕村了,簸箕村在史光胤的脑海里遥远而又模糊。

    当年,史光胤的父母感染瘟疫死了,史光胤成了没人管的孤儿,为了活命,他离开了村子,阴差阳错到了丞相府上。

    后来,史光胤每天都忙忙碌碌,一直没有闲暇回簸箕村,不知道簸箕村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被当年的那场瘟疫毁掉。

    人的岁数越大,就越容易怀旧,史光胤觉得自己是真的老了。

    石正峰、史光胤他们一路走着,一路聊天,路上没有多少行人,显得冷冷清清。

    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了起来,石正峰回身一看,一群人骑着马,蒙着面,手持钢刀,杀气腾腾,朝他们扑了过来。

    石正峰看着这些强盗打扮的人,心中纳闷,他们好像不是为了抢劫,直接就是为了杀人。

    就在石正峰纳闷的时候,大牛、小狼已经迎着那些强盗扑上去,和他们厮杀起来了。

    小狼助跑几步,弹地而起,一下子跳到了一匹马的马背上,抓住马背上的强盗,一口咬下去,咬破了强盗的喉咙,然后又跳到了旁边一匹马的马背上,手指如刀,一下子戳破了强盗的胸膛,把强盗的心给掏了出来,血淋淋的血攥在小狼的手里,一收一缩,还在那兀自跳动着。

    周围的强盗们都被小狼这副凶悍的模样惊呆了,我的妈呀,这哪里是人,分明就是一头披着人皮的野兽嘛!

    小狼目光里闪着寒芒,嘶吼一声,强盗们座下的马儿悚然发抖,不禁慌乱起来,有的强盗没坐稳,被马儿颠下马背,一只马蹄子踏上去,当场就肠穿肚烂。

    小狼这边杀得兴起,大牛那边也不遑多让,大牛抡着一根狼牙棒,迎着一个骑马的强盗冲了上去。

    强盗看着大牛那副样子,不禁笑了起来,步兵和骑兵硬拼,这不是拿着鸡蛋往石头上磕吗?没脑子的东西,自寻死路。

    强盗举起了弯刀,准备一刀砍下大牛的脑袋。没想到,在强盗挥刀之前,大牛首先一棒子打在了马头上,那马连哼都没有哼一声,立刻脑浆迸裂,身子一歪,轰然倒地。

    强盗的一条腿被压在了马身子下面,疼得他嗷嗷惨叫。大牛冲过去,一棒子打烂了强盗的脑袋,也算是给这强盗一个解脱了。

    干掉了一个强盗,大牛又去对付其他的强盗,抡着一根狼牙棒,打人先打马,打得那些强盗是鬼哭狼嚎,转身逃跑。

    强盗们马快,大牛、小狼跑着追了几步,没有追上,便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没等石正峰、史光胤出手,那些强盗就被打跑了。

    大牛说道:“这燕国还真是乱呀,光天化日的,强盗就敢在官道上劫人。”

    石正峰检查了一下强盗的尸体,说道:“这些人不是强盗。”

    大牛、小狼和史光胤都是一愣,扭头看着石正峰。

    石正峰从强盗尸体的脖子上拽下了一条项链,拿给大牛、小狼、史光胤看了看。三个人定睛一看,这项链上面吊着一片树叶,正是象征甘棠教教徒身份的项链。

    “原来是甘棠教!”大牛火冒三丈。

    小狼问道:“甘棠教的人为什么要扮成强盗,追杀我们?”

    石正峰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谷丰年派来的。”

    史光胤直皱眉头,说道:“就因为我们拒绝了谷丰年,谷丰年就派人来杀我们,谷丰年这人的心胸也太狭隘了吧?”

    石正峰说道:“一样米养百种人,看来咱们已经得罪了这个谷大主教。”

    大牛冷哼一声,说道:“咱们怕他吗?有种的让他亲自来,看我把他脑袋拧下来当尿壶!”

    石正峰说道:“这次谷丰年派人杀我们没成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咱们不能走官道了,改走小路。”

    石正峰和史光胤、大牛、小狼改走小路,史光胤二十多年没回过燕国,石正峰和大牛、小狼对燕国也不熟悉,四个人在树林里穿行了一阵,迷路了。

    大牛擦了擦头上的汗,说道:“主人,我看咱们还得走官道,要不然在这树林里转下去,啥时候能转到簸箕村呀?”

    石正峰想了想,说道:“好吧,咱们走官道。”

    石正峰、史光胤他们重新回到了官道上,此时已经是日落天黑时分,大牛远远望去,望见了一座亮着点点星火的小村庄。

    走了一天的路,石正峰、史光胤他们都很疲惫,大牛说道:“主人,咱们今晚就在前面那村子借宿吧。”

    石正峰点了点头,带着史光胤、大牛、小狼来到了村庄里,敲响了一户人家的房门,房门打开,一个中年人目光警惕地打量着他们。

    石正峰面露微笑,说道:“大哥,我们是过路的行人,想在你家借宿一晚,我们给你钱。”

    石正峰拿出了一块碎银子,递给了中年汉子。中年汉子犹豫了一下,拿过碎银子,说道:“进来吧。”

    石正峰、史光胤他们跟着中年汉子进了院子,院子并不大,盖着三间房子,其中两间是卧房,一间是库房。

    中年汉子指着库房,说道:“你们今晚就在这睡吧。”

    大牛探头看了一眼,库房里乱七八糟的,堆放了很多杂物。

    大牛刚要抱怨,石正峰说道:“没什么,我们自己收拾收拾就好了。”

    石正峰朝中年汉子拱了拱手,说道:“大哥,谢谢你了。”

    中年汉子很冷淡,看了石正峰他们一眼,转身走了。石正峰他们在库房里忙活起来,费了好大一番功夫,终于把库房收拾干净了,还用木板临时搭了四张床。

    大牛躺到了床上,长出一口气,说道:“终于可以躺下休息休息了。”

    石正峰、史光胤、小狼也上床休息,石正峰半睡半醒躺了一个多时辰,突然,瞪大眼睛,从床上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