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736

目录:最强地狱系统| 作者:寒江雪S| 类别:都市言情

    热门推荐: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你们先去吃饭吧啊,我等下还有点事情”秉文对着卢豫,杨哥一伙人说到。“你tm老是见到美色就忘了兄弟”杨哥在一旁不爽的说着秉文。卢豫还是一个很善解人意的人这时候站出来说“可能人家真的有事呢,我们先去吧”。看着伙伴们离去的背影,秉文心里也很不滋味,但是一想去来等下可以去女生宿舍的情景,秉文心里已经暗暗的叫爽了。路边的野花也是盛开了,柳树也开始摆动着枝条,夕阳西下,阳光把最后一抹斜阳打在水面上,波光粼粼的,差点就花了秉文的眼。秉文在心里盘算着买什么牌子的卫生巾?不过秉文知道也没几个牌子,除了娇爽就是护舒宝吧,别的他还真的不知道了。“管他呢,随便买呗,反正人也没说要什么牌子的”秉文心里盘算着刚刚徐琦对他说的话。超市在学校的正门口,所以走起来还是挺费劲的,“妈的,怎么学校就这么大呢,走的老子累死了”。秉文这样抱怨也是很正常的,毕竟秉文这样一个宅男,平时都在宿舍打游戏,经常性的叫外面,上课都是很少的事。好不容易走到超市,秉文忙着就去货架上面找女性用品,找了大半天终于找了。满头是汗的秉文准本过去挑选的时候,看见也在超市里的何俊杰,但是他另外一个货架上面买饮料。“怎么办,总不能让这个畜生看见我买这个吧”秉文整个人都冷了下来。何俊杰正好拿好饮料,看见李秉文在那里。“你tm也在这里啊,买啥呢,站着不动什么意思,上次打老子打的够狠的啊,看这里”何俊杰指着自己被缝了好几针的头。“你活该,你再bb信不信老子再打你”秉文直接一声怒吼把何俊杰吓跑了。临走时何俊杰还对李秉文叫喧到“算你有种,不过你等好了,下次你落在我手里,我看你就没有这么好运了”。李秉文也没了刚刚的闲情雅致慢慢挑选。胡乱的就是拿了一个卫生巾就去结账了。结账的时候,连帮他结账的女生都嘴角扬起的在笑秉文。但是这笑意不是鄙视的笑,而是感到欣慰吧,也许那个女生认为,秉文是个暖男。刚刚出超市的门口,让秉文没有想到的是,何俊杰现在竟然没有走,好在超市门口,看他的样子好像是故意守着秉文的。何俊杰看见秉文手里的东西,笑了两声说“哎呦,自己用呢,看不出啊,你这种死**丝还有这么癖好”。这个时候何俊杰傍边的小跟班黄林也是“哈哈”的大笑了两声。“何哥,没准这个**丝还是给妹子买的呢?”黄林像一条狗一样的俯首帖耳的对着何俊杰说到。“就这个**丝还有妹子看上他,你看他身上穿的,多low啊,那个妹子愿意和这么穷逼的人在一起,说难听点,就这个穷光蛋开得起好一点的酒店吗啊?”何俊杰在李秉文面前狠狠地数落李秉文。何俊杰和黄林的这些话着实有点惹恼了李秉文了,李秉文有点不解的问着徐琦。“可以的,没事你快进来吧”徐琦简单干脆的说道。经过一番解释之后,秉文真的进来了。心花怒放的秉文走在女生宿舍的楼道上,问着一股女孩子身上特有的香,这种感觉就像沐浴在春天的阳光里,温暖舒适,让人**。秉文顺着楼梯走到了3楼,徐琦的宿舍是315,一排一共有的30间宿舍,也就是说徐琦的宿舍在中间的位置。秉文故意的放慢了脚步,两只眼睛忍不住的往路过的宿舍里面多瞅上两眼。“原来女生宿舍也是这么乱啊”秉文感叹道。刚刚走过几间宿舍,秉文就闻到了一股子的腥臭的味道,“什么味道,真的臭啊”然后秉文路过一个宿舍,发现地上全部都是占着血的餐巾纸,但是这种血的颜色比普通的要深一些。“不会是大姨妈吧”秉文疑惑的自言自语。一路上,秉文看到宿舍的女生各种各样的形态,有的只穿了内衣,有的直接就是胸罩,更加有厉害的直接就是只穿一件很薄很透明的衣服,这样的一幕幕着实让单身的秉文,鼻血要狂喷的节奏。好不容易走到了315宿舍,他站在门口准备给徐琦打电话,就听见徐琦在里面嘀咕着“走路这么慢,几步路还要走半天”秉文于是就推门进去,看见徐琦蓬头乱发的像个魔女一样的坐在椅子上。宿舍里面脏乱不堪,甚至比男生宿舍还要脏。“你室友呢?”秉文问着徐琦。“出去了”“那你怎么没去啊”“我不是不舒服嘛,所以就不想去”徐琦有点害羞真的面对一个男生说起这事。“哦”秉文也是很美情调的嗯了一声。“我帮你买来了”你看看。秉文把手中的卫生巾拿给徐琦看。徐琦接过东西,笑着对秉文说,“谢谢你啊,我当时也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你真的同意了。”“这有什么,都是朋友嘛,帮个忙很正常,但是我一个大男人买起来挺难为情的”秉文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摸,像个小男生一样的腼腆。“你坐吧,休息一下,麻烦你了,对你秉文,你饭吃了没有”“还没有呢,我一般,,,不,,这么,,早吃饭”秉文总不能告诉徐琦自己为了帮忙买卫生巾直接把饭局给推了吧。既然现在已经弄好了,秉文也想先走了,不然等下再待下去,徐琦的室友回来看见了就不好了,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能发生什么用脚趾想都知道了。但是秉文真的什么都没有。“那我先走了,你自己注意休息”秉文打算就这样像徐琦告辞。“你真的不坐一下了?”“恩”秉文非常肯定的回答到。“好吧,那你先回去吧”徐琦语气有点失望的说着。李秉文刚刚走出宿舍的门,准备离开的时候,就有一群女生味道秉文的身边。“就是这个人,刚刚还在宿舍门口偷看我”人群中的一个女生这样子对着大伙说到。“是的,就是这个人,我刚刚洗澡出来他还看我”另外一个女的说到。“我们直接把他送到保卫科去,敢吃老娘豆腐”活得不耐烦了。秉文瞬间觉得情况不妙,但是不知道怎么对付这样一群伶牙俐齿的女人。“我靠,剪了鬼了还要把我送到保卫科,这样一来我李秉文的名声不是就臭了嘛,这样以后在学校还怎么泡妹子啊。”李秉文正被一群女的围着走也走不了,心里白百般的焦急。这个时候,从李秉文的后方出来一个人,她拍了拍李秉文的肩膀意思是让李秉文放心,秉文转头一看竟然是徐琦,刚刚一脸蓬头垢面的样子,现在就是一女神的装扮。“你们都干嘛”徐琦在李秉文旁边说到。“什么干嘛,他偷看我,我能饶了他?”一旁的一个妹子也是语气强硬的说道。“看你怎么了,就你这熊样,谁还要看啊?你tm真吧你自己当什么了?”徐琦直接就是爆粗口。“你算哪个葱啊”“听好了,他是我男朋友,你tm再敢乱来,看老娘不撕烂你的嘴”这个时候的徐琦瞠目结舌的,简直和平时不是一个样子。“你tm试试”那个女生很不依不饶的说到。“啪”的一声,就是以及很响的耳光。当场所有人没有再发出声音的。徐琦下手真的也是够狠的,五指手指印在那个女的脸上清晰可见。那个女生也是不服怎么可能就这样被打,不还手呢。于是和徐琦撕扯了起来。秉文挡在徐琦身前,尽量不让徐琦被打到。这样一来场面极其的混乱,一整层楼都是乱哄哄的,秉文不知道这个时候到底该怎么办好,于是秉文就大喊道,“我跟你们走,别打了行不行”。秉文的声音非但没有使得那个女生住手,反而激起了那个女生更加暴怒的殴打。“够了!你们吵到老娘休息了”远处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但是太远了看的不是很清楚,只是隐约看见她穿了一身的黑色。“徐琦你没事吧”秉文抬头看看,竟然这个黑衣女人是张颖。秉文现再还在被殴打的恍惚中,觉得自己看花了眼镜。但是秉文定睛一看,真的是张颖。“谁让你们打人的,tm敢在这里打架,都活得不耐烦了吧”张颖呵斥道。“啪啪”两下耳光就是打在刚刚那个打人的女人身上。张颖的气势很是吓人,她一出来真的没有人敢动手了。被张颖打的女生当然不服也想打回去,但是她旁边的人小声的对她耳边说了一句,她就不敢动手了。“都散了,都撒了”张颖对着大伙嚷道。“秉文你还好吧,我等下送你出去”张颖对着秉文说到。“琦,你怎么不叫我啊,受伤了没有”张颖在徐琦手臂上找着伤痕,好在有秉文挡在前面,徐琦没有受伤。出了女生宿舍的门,秉文感叹道“女人的战争真残暴”!“你们先去吃饭啊,我等下还有点事情”秉文对着卢豫,杨哥一伙人说到。~蓝~~~,“你tm老是见到美就忘了兄弟”杨哥在一旁不爽的说着秉文。卢豫还是一个很善解人意的人这时候站出来说“可能人家真的有事呢,我们先去”。看着伙伴们离去的背影,秉文心里也很不滋味,但是一想去来等下可以去女生宿舍的情景,秉文心里已经暗暗的叫爽了。路边的野花也是盛开了,柳树也开始摆动着枝条,夕阳西下,阳光把最后一抹斜阳打在水面上,波光粼粼的,差点就花了秉文的眼。秉文在心里盘算着买什么牌子的卫生巾?不过秉文知道也没几个牌子,除了娇爽就是护舒宝,别的他还真的不知道了。“管他呢,随便买呗,反正人也没说要什么牌子的”秉文心里盘算着刚刚徐琦对他说的话。超市在学校的正门口,所以走起来还是挺费劲的,“妈的,怎么学校就这么大呢,走的老子累死了”。秉文这样抱怨也是很正常的,毕竟秉文这样一个宅男,平时都在宿舍打游戏,经常性的叫外面,上课都是很少的事。好不容易走到超市,秉文忙着就去货架上面找女性用品,找了大半天终于找了。满头是汗的秉文准本过去挑选的时候,看见也在超市里的何俊杰,但是他另外一个货架上面买饮料。“怎么办,总不能让这个畜生看见我买这个”秉文整个人都冷了下来。何俊杰正好拿好饮料,看见李秉文在那里。“你tm也在这里啊,买啥呢,站着不动什么意思,上次打老子打的够狠的啊,看这里”何俊杰指着自己被缝了好几针的头。“你活该,你再bb信不信老子再打你”秉文直接一声怒吼把何俊杰吓跑了。临走时何俊杰还对李秉文叫喧到“算你有种,不过你等好了,下次你落在我手里,我看你就没有这么好运了”。李秉文也没了刚刚的闲情雅致慢慢挑选。胡乱的就是拿了一个卫生巾就去结账了。结账的时候,连帮他结账的女生都嘴角扬起的在笑秉文。但是这笑意不是鄙视的笑,而是感到欣慰,也许那个女生认为,秉文是个暖男。刚刚出超市的门口,让秉文没有想到的是,何俊杰现在竟然没有走,好在超市门口,看他的样子好像是故意守着秉文的。何俊杰看见秉文手里的东西,笑了两声说“哎呦,自己用呢,看不出啊,你这种死**丝还有这么癖好”。这个时候何俊杰傍边的小跟班黄林也是“哈哈”的大笑了两声。“何哥,没准这个**丝还是给妹子买的呢?”黄林像一条狗一样的俯首帖耳的对着何俊杰说到。“就这个**丝还有妹子看上他,你看他身上穿的,多low啊,那个妹子愿意和这么穷逼的人在一起,说难听点,就这个穷光蛋开得起好一点的酒店吗啊?”何俊杰在李秉文面前狠狠地数落李秉文。何俊杰和黄林的这些话着实有点惹恼了李秉文了,李秉文有点不解的问着徐琦。“可以的,没事你快进来”徐琦简单干脆的说道。经过一番解释之后,秉文真的进来了。心花怒放的秉文走在女生宿舍的楼道上,问着一股女孩子身上特有的香,这种感觉就像沐浴在春天的阳光里,温暖舒适,让人**。秉文顺着楼梯走到了3楼,徐琦的宿舍是315,一排一共有的30间宿舍,也就是说徐琦的宿舍在中间的位置。秉文故意的放慢了脚步,两只眼睛忍不住的往路过的宿舍里面多瞅上两眼。“原来女生宿舍也是这么乱啊”秉文感叹道。刚刚走过几间宿舍,秉文就闻到了一股子的腥臭的味道,“什么味道,真的臭啊”然后秉文路过一个宿舍,发现地上全部都是占着血的餐巾纸,但是这种血的颜比普通的要深一些。“不会是大姨妈”秉文疑惑的自言自语。一路上,秉文看到宿舍的女生各种各样的形态,有的只穿了内衣,有的直接就是胸罩,更加有厉害的直接就是只穿一件很薄很透明的衣服,这样的一幕幕着实让单身的秉文,鼻血要狂喷的节奏。好不容易走到了315宿舍,他站在门口准备给徐琦打电话,就听见徐琦在里面嘀咕着“走路这么慢,几步路还要走半天”秉文于是就推门进去,看见徐琦蓬头乱发的像个魔女一样的坐在椅子上。宿舍里面脏乱不堪,甚至比男生宿舍还要脏。“你室友呢?”秉文问着徐琦。“出去了”“那你怎么没去啊”“我不是不舒服嘛,所以就不想去”徐琦有点害羞真的面对一个男生说起这事。“哦”秉文也是很美情调的嗯了一声。“我帮你买来了”你看看。秉文把手中的卫生巾拿给徐琦看。徐琦接过东西,笑着对秉文说,“谢谢你啊,我当时也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你真的同意了。”“这有什么,都是朋友嘛,帮个忙很正常,但是我一个大男人买起来挺难为情的”秉文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摸,像个小男生一样的腼腆。“你坐,休息一下,麻烦你了,对你秉文,你饭吃了没有”“还没有呢,我一般,,,不,,这么,,早吃饭”秉文总不能告诉徐琦自己为了帮忙买卫生巾直接把饭局给推了。既然现在已经弄好了,秉文也想先走了,不然等下再待下去,徐琦的室友回来看见了就不好了,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能发生什么用脚趾想都知道了。但是秉文真的什么都没有。“那我先走了,你自己注意休息”秉文打算就这样像徐琦告辞。“你真的不坐一下了?”“恩”秉文非常肯定的回答到。“好,那你先回去”徐琦语气有点失望的说着。李秉文刚刚走出宿舍的门,准备离开的时候,就有一群女生味道秉文的身边。“就是这个人,刚刚还在宿舍门口偷看我”人群中的一个女生这样子对着大伙说到。“是的,就是这个人,我刚刚洗澡出来他还看我”另外一个女的说到。“我们直接把他送到保卫科去,敢吃老娘豆腐”活得不耐烦了。秉文瞬间觉得情况不妙,但是不知道怎么对付这样一群伶牙俐齿的女人。“我靠,剪了鬼了还要把我送到保卫科,这样一来我李秉文的名声不是就臭了嘛,这样以后在学校还怎么泡妹子啊。”李秉文正被一群女的围着走也走不了,心里白百般的焦急。这个时候,从李秉文的后方出来一个人,她拍了拍李秉文的肩膀意思是让李秉文放心,秉文转头一看竟然是徐琦,刚刚一脸蓬头垢面的样子,现在就是一女神的装扮。“你们都干嘛”徐琦在李秉文旁边说到。“什么干嘛,他偷看我,我能饶了他?”一旁的一个妹子也是语气强硬的说道。“看你怎么了,就你这熊样,谁还要看啊?你tm真你自己当什么了?”徐琦直接就是爆粗口。“你算哪个葱啊”“听好了,他是我男朋友,你tm再敢乱来,看老娘不撕烂你的嘴”这个时候的徐琦瞠目结舌的,简直和平时不是一个样子。“你tm试试”那个女生很不依不饶的说到。“啪”的一声,就是以及很响的耳光。当场所有人没有再发出声音的。徐琦下手真的也是够狠的,五指手指印在那个女的脸上清晰可见。那个女生也是不服怎么可能就这样被打,不还手呢。于是和徐琦撕扯了起来。秉文挡在徐琦身前,尽量不让徐琦被打到。这样一来场面极其的混乱,一整层楼都是乱哄哄的,秉文不知道这个时候到底该怎么办好,于是秉文就大喊道,“我跟你们走,别打了行不行”。秉文的声音非但没有使得那个女生住手,反而激起了那个女生更加暴怒的殴打。“够了!你们吵到老娘休息了”远处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但是太远了看的不是很清楚,只是隐约看见她穿了一身的黑。“徐琦你没事”秉文抬头看看,竟然这个黑衣女人是张颖。秉文现再还在被殴打的恍惚中,觉得自己看花了眼镜。但是秉文定睛一看,真的是张颖。“谁让你们打人的,tm敢在这里打架,都活得不耐烦了”张颖呵斥道。“啪啪”两下耳光就是打在刚刚那个打人的女人身上。张颖的气势很是吓人,她一出来真的没有人敢动手了。被张颖打的女生当然不服也想打回去,但是她旁边的人小声的对她耳边说了一句,她就不敢动手了。“都散了,都撒了”张颖对着大伙嚷道。“秉文你还好,我等下送你出去”张颖对着秉文说到。“琦,你怎么不叫我啊,受伤了没有”张颖在徐琦手臂上找着伤痕,好在有秉文挡在前面,徐琦没有受伤。出了女生宿舍的门,秉文感叹道“女人的战争真残暴”!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