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剜心头血

目录:我和妖怪的恋爱时光| 作者:一朵菜| 类别:都市言情

    突然元影的视线被左边最下面的一个柜架子给吸引了,那是唯一一个没有放着妖怪脑袋的地方,那里只放了一个木盒。

    看着那木盒,元影竟忽的勾唇一笑,呢喃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可笑?”

    她话音一落,忽的一下伸出手。一股力量自掌中发出,那个木盒就被吸到了她手上。

    木盒里似是什么东西在动,顶得木盒“哒哒”的发出响声,这里面似乎装了什么活物。

    元影抬眸往上看去,头顶上是一层木头搭建的顶,但她看得可不是什么顶,而是这屋顶上的夜空!

    元影的视线透过层层遮挡物,直接看到了这房顶上的夜空。此刻的夜空中正挂着一轮弯弯的明月,此刻时间也刚好到了……子时!

    地下室就建在深深的土地下,午夜十分妖气湿气邪气阴气都重,她这个地下室也是阴气重,此刻对于她来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她应该能够完成这件事。

    元影看着手中的木盒笑了,她对木盒说道:“我能完成的,对吧?九婴。”

    话音一落,她打开了盒子,盒子里赫然放着一个和龙一样的脑袋,这正是她当然碰到的九婴的脑袋,她就把它偷偷的捡了回来。

    要做大事嘛,总不可能凭她那么单薄的力量就成功的,总是需要更多的力量来支持。

    元影勾唇一笑,抬手拿出了九婴那脑袋,她要做一个九婴出来!

    在妖界帝宫她只是好奇的看了那么多上古书,但是没想到有一天还都能用上,多读书就是好啊。

    九婴只要有一个脑袋活着,就能慢慢的长出其他脑袋,恢复自身的力量,但这一切还要有它的身体来支持。

    所以……她决定去古马城把九婴的身体给偷回来!但,她要先让九婴这唯一一个还活着的脑袋安全的活着。

    那龙头还有反应,一双狭长的双眼紧盯着元影,它没有七窍,不懂各种事情,但是身为动物的本能,它感觉眼前的女子好像要杀了它。

    元影把龙头放到了一个灰坛里,随即她低头打开胸前的衣服,露出了自己的心口。

    灰坛的旁边有一把精致的小刀,元影看那刀深呼了一口气,忽的一把拿起那小刀,然后猛地一下握着刀插进了自己的心口。

    剧烈的疼痛一下从心口传出蔓延直全身,心口处插着的小刀上沾染着大火的鲜血。

    那刀上的血顺着刀侧流到了刀柄那里,眼见鲜血凝聚成了血珠将要滴落到地上去,元影连忙拿了一个碗来接着,血珠自然全都落进了碗里。

    元影的脸色在今天吸收了梨花树的灵气后好了许些,但是现在她自己捅自己的这一刀放血,让她的脸色一下又变成了和先前一样的惨白惨白的。

    刀子插在肉里堵着让血流得很慢,到慢慢的也有了半碗血。

    周围柜架子上放着的诸多妖怪脑袋们突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全都同一时间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们只是剩下了一个脑袋,但都和有身子的妖怪一样,双眼能动,就是没了自己的思想,因为他们没有心脏、因为他们早死了!

    他们的视线全都在站在房间中间的元影的手上的碗。

    元影注意到周围的变化,她猛地一下把心口的刀抽了出来,鲜血一下就汩汩的流了出来,手中的碗很快就接满了一碗血。

    此刻的元影脸色煞白,双目视线也已开始模糊,端着碗的手也是颤抖着。

    元影快速的把装满血的碗放到了灰坛旁,随后双手捂着心口开始修复伤口,然双腿却突然发软支持不住身体,整个身子下意识的后退了数十步,最后跌倒在了地上,她也因此没有完成伤口的修复。

    嘴里本能的吐出了一口鲜血,然鲜血还未滴落在地便消失在了半空中,元影知道血都去了哪里,她半趴着身子抬眸看向放置在灰坛旁的血碗。

    血碗里的血在慢慢的缩少,一层薄薄的血气从自碗中飘气,四散着都飞入了柜架子上的妖怪脑袋们的鼻子里。

    元影抬手快速的修复了伤口,合拢衣服身形不稳的站了起来。

    忽的旁边传来了道阴气沉沉的声音,“好久没有吸到如此新鲜的血液了。”

    听到声音,元影没有丝毫震惊,她咳嗽了两声转身看向声音来源处,说话的正是所有妖怪脑袋里面年纪最大的一个脑袋。

    元影身形不稳,双目无神,她颤颤巍巍的走到了那说话的妖怪脑袋前。

    “你居然会说话了。”元影虚弱的说着,语气波澜不惊。

    这地下室里的所有脑袋都是元影从战场上收割来的,她不会武功但是她有妖力会魔法啊。

    安排完战事后她就会乔装打扮去到战场上,偷袭敌军有能力的妖怪,并割走他们的脑袋。

    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以防万一,她真的真的不想会有这么一步,可还是有了,这一步她终究是要走。

    没有身体没有心脏的脑袋不好好保存的话,很快也就起不到任何作用了,但计划了这个开端的元影自然是知道如何做。

    她去了深山老林里砍伐了许多有点年头的妖木,然后做成了柜架子,被她收割回来的妖怪脑袋放在这妖木里就能够存活一段时间。

    渐渐的地下室里的妖怪脑袋越来越多,妖木身上的妖气要看要被吸完了,而元影还没给它们作出一个身子来安放它们。

    她便只好时常以心头血喂之,也不知道当初的粗心大意也不知是否是因为常常剜了心头血所致。

    但事已至此,多想无益,她如今复活归来,当初那神秘人想必又要来刺杀她吧。

    不过那个神秘人永远都不会再想上次一样成功袭击到她了,这复活的命不是她一个的,她会努力活下去,直至雪之国统一整个巫罗兰!

    “多谢妖姬的血。”妖怪脑袋又说道。

    “根据记载,你应该不记得我了。”元影有些疑惑,她记得书上都说了,脑袋和心脏分离后不久就会死,她有偏门方法让这些脑袋们都活了下来,但应该都不记得她了呀。

    “我喝了谁的血,我就能读出她心底的想法。”妖怪脑袋回答着。

    闻言,元影冷笑了声,挑眉说道:“心底的想法?哦?这么厉害的吗?我心都坏了,烂了,你还能读?”

    “你的信仰在你的身体血液里,永远都不会消失,心坏了、烂了又如何?喝了你的血,我的脑袋里就只有你的信仰,我会为你竭尽全力,为你完成你所想的一切。”

    信仰……对了,她还有信仰的,统一巫罗兰,让整个巫罗兰更加的繁荣昌盛,让所有妖怪都平等。

    不,她做不到这些的了,她的身体最多还能坚持半年,如果半年之内统一不了巫罗兰,她得含恨而终啊。

    元影摇晃了一下自己的头,她不想让自己多去想起他的事,看着眼前的脑袋,她心里忽的冒出来了一个让她有些恐惧的问题。

    “会说话了,是不是也有自己的思想了呢?”元影蹙眉问道。

    她做这些事情的其中一点,就是看上了他们不会有思想这一点。

    是,她在很多妖怪的心中都有很重的份量,但是,她又无法把他们为自己所用。

    因为她性格怪异爱喜怒无常,所以她没有兵权。好感什么的,终究会因为她这怪异的脾气而败光。妖怪活得久了,就会想着和平,想着……想着很多事情。

    她的手里没有什么实权,给妖怪们洗脑的事情她是最不到的,因为她嘴笨。

    只有一个最简单最容易的办法,制作出一大批能够受她掌控的,有强大力量的,并且不会产生思想的……怪物们。

    但是要做,就需要很多资料,控制思想制作傀儡这些在巫罗兰都是禁止的,但是有关这方面的资料可是没有被摧毁的。

    听闻这些书籍上有强大的法咒,就连她的父王拥有强大的红色三道妖纹都无法毁灭掉这些书,便只好把它们都放进了梦魂族的禁阁里,那里藏着诸多禁止练习的法术。

    于是,元影闯禁了梦魂族的禁阁里偷走了许多关于制作傀儡的书籍,和一些记录着歪门邪道的书籍。

    她如今这一切都是从那些**上学习来的,做这些都只是为了在各种反对的声音下,继续完成自己的目标,让她和哥哥们的愿望都能实现。

    努力了那么久,失去了那么多,放弃是不可能的,更不可能跌倒在此!

    身体撑不住,那么她把自己也变傀儡好特,傀儡只要被控制中那么久永生不死。

    但这是不可能的,她不可能在半年之内打不下傐呤,只要她的力量足够强大!

    她向她的父王许诺过,她会变得强大起来,并用实力向他证明,她还可以继续南下!

    但是得用什么方法来证明呢?

    妖尊……对了,两个月之后会迎来万年一次的妖尊比试,谁要做了妖尊,谁就是巫罗兰最有话语和最受尊崇的妖。

    第一任妖尊就是她的祖父,雪之国能后强大繁荣昌盛起来,都是因为她祖父是妖尊,受万妖崇拜!

    http:///txt/87657/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