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5章 碾压

目录:魂尊古风| 作者:Ping哥| 类别:散文诗词

    无量星空,诸多星球散落四方,随意围绕着鸿蒙始界旋转,星罗棋布,数不胜数。狂沙文学网

    某一刻,一道道流星蓦然闪过,坠落星辰,快若惊鸿,异常绚烂璀璨。

    一艘庞大的傀儡战舰冲破了空间,进入了还未开发的未知虚空地带。

    ……

    紫葫三人离开之后,一直没有现的方重,突然出现在那片充满了空间乱流的区域。

    在那里,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

    杀毒剑每一剑都能轻易的撕破空间,而独眼因为被愚弄的原因,更是不知道斩了多少次。

    整片区域,方重感知不到任何生机。

    “老祖宗,你还在吗?”方重皱了皱眉。

    老祖宗……

    又叫了几遍,可惜还是没有半点动静。

    “永恒英灵,不死不灭,怎么可能会陨落。”方重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不死心的方重,围绕着这一片充满了空间乱流的区域找了半个多月。

    依然是毫无收获。

    “他是你老祖宗吗?”一道声音突然响起,“那贫道该叫你樊重还是方重啊?”

    话落,一道白色的影自空间裂缝之中缓缓走出。

    声音有些熟悉。

    方重转过头,赫然看见正一脸笑意的肖平,“是你!无耻小人,你竟然敢做局坑害本魔尊!”

    这话倒是勉强对,当然,肖平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肖平耸了耸肩膀,“方重魔尊,你揍了我一顿,我坑了你一次,因果两消,有什么不对?”

    “你!”方重指着肖平,眼珠子瞪得老大。

    “令符是你的,也就是说,阻碍老祖宗渡劫的人,就是你,这又是为何?”

    “这个计划,我们樊家筹谋了十万年,这个因果,你怎么还?”

    计划?

    十万年?

    肖平闻言倍感无语,心中暗暗想道,尼玛,那个樊离恐怕不是尤罡的人。

    怪不得我那样对待尤罡的尸,他作为曾经尤罡的手下,竟然完全无动于衷。

    肖平想到了某种可能。

    永恒英灵虽然不死不灭,但却可以夺舍。

    嘶!

    明白了。

    花费十万年的时间来夺舍一位来自旧历年代的恶魔族强者,然后借用对方的永恒英灵体质,开启破妄劫难。

    素然能够得到那枚令符,恐怕也是在樊家的算计之中。

    樊家是想要借用外人的手,将破妄劫难分流,只不过,这个算计很不好的转嫁到了肖平上。

    好一个魔族樊家。

    “还?很抱歉,我已经还了。”肖平撇了撇嘴,一脸的无所谓,“方重魔尊,你既然知道令符是我的,那就应该知道,我就是那个被你老祖宗算计的倒霉蛋。”

    “一报还一报,他利用我渡劫,我破坏他渡劫,因果两消,有什么不对?”

    话说的好有道理,方重完全无言以对。

    肖平说完,一步迈出,靠近了方重百米之内,面上饶有意味的看着他。

    “你想干什么?”

    “没干什么,我只是想打劫你而已。”

    闻言,方重嘴角抽了抽,刚刚还一副讲道理的模样,事事都论因果,怎么下一秒就变流氓了。

    你确定你背的是一本剧本?

    这画风转的也太快了吧,这让配角怎么接戏。

    “之前为了把你那装死的老祖宗bī)出来,暴露了令符,被杀毒剑打坏了。”

    肖平淡淡看着对方,“换句话说,整个渡劫过程,最后那关键的一段没有了,而你就在现场,应该有录下来吧。”

    “拿出来吧,配合好了,我可以饶你一命。”

    方重听完都被气乐了,一个曾经的手下败将,突然跑到自己的面前,说要打劫自己。

    还扬言什么“配合好了,可以饶一命”这样猖狂的话,世界变化的也太快了。

    怎么感觉有些跟不上节奏。

    “你这是吃定我了吗?”方重咬着牙,语气嗜血的问道。

    榕老看见这一幕,“看吧,我就说你白费口舌,最后不还是得打一场。”

    “你懂个,我这是试探,看见没,他已经有些色厉内荏了,他要是端着,我还会忌惮一二。”肖平神有些不屑,“现在这样,我反而放心了。”

    端着,说明有底牌,有底气。

    着急开打,甚至语气强硬,这时候看着更像是弱小者的恐吓。

    肖平一说,榕老就秒懂了。

    “是不是吃定你,打一场不就知道。”肖平轻轻一笑。

    话落,肖平右脚抬起,向前一踏!

    轰!

    剧烈的震动声爆发,空间碎裂,狂风飞卷而起,这一刻,肖平识海之中神魂之力急速涌出。

    一直收敛的庞大威势彻底释放出来,宛若凶兽缓缓张开血盆大嘴,向着前方方重扑了过去。

    “七阶后期!”方重肝胆裂,“这怎么可能,你之前的修为明明才七阶初期。”

    肖平嘿嘿一笑,躯化作残影,法力鼓dàng)之间,推动着他急速闪烁,下一刻影再度清晰之时,已然出现在方重面前。

    “是后期,还是初期,接我一拳你就知道了。”

    一只五彩斑斓的巨大拳影,对着方重狠狠砸落。

    轰隆!

    噗!

    爆炸声震耳聋,期间还夹杂着大量骨头爆裂的声音。

    施展血魔遁,完全自爆了原本的,本来就已经重伤。

    现在加上肖平修为的突破,差距更大,方重完全反应不过来,硬生生接了这一拳。

    双脚向后一踢,肖平乘势追击,又是一道拳印捏起,引而不发,目光死死盯着方重。

    只要对方还不服软,肖平的拳头就不会停下。

    一拳接一拳,方重的脸,吐血都吐白了。

    不错,原来挨打还有美颜的效果。

    轰!

    一块陨石被方重砸碎,宛若苍雷坠落大地的炸响轰然传来,陨石背后蓦然响起一股怒意冲天的咆哮。

    “蝼蚁!住手……你到底想干什么!!!”

    “看来为战败者的觉悟还是不够啊。”

    咆哮炸响的同时,肖平上同时爆发出了更加强大的威势,所有飘dàng)在四周陨石碎片,当场四分五裂。

    恐怖的威势震慑虚空,耀眼夺目的五彩洪流与透明的神魂之力同时祭出。

    嘭!

    噗!

    方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口向下塌陷了进去,这一刻,死亡离自己很近,近到让他感到了久违的恐惧。

    “怎么样,现在能好好说话了吗?”肖平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微微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