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6章 暗战开始

目录:逆袭再现| 作者:南沟遗少| 类别:都市言情

    当日晚上,廊fang某高小区。35xs

    “……兄弟,你把刀移开,我也不知道他们住哪个酒店。”妇女双手摊开,一脸惊慌的坐在沙发上,回道。

    这位中年妇女是姚圣身边那个形影不离的中年人的媳妇,正独自一个人看着电视,没想到被眼前一个套着黑头套、只露出两只黑洞洞双眼的小伙子用刀顶着胸口。

    “听我的话,照做,你就没事,否则,我杀了你。”套头套的小伙子说道。

    “……行,大兄弟,我听你的。”中年妇女颤颤巍巍的回道。

    “给你爷们打电话,问问他们住哪个酒店。”小伙子说道。

    “哎呀大兄弟,我打电话我爷们也不告诉我他在哪儿,平时,我爷们每次外出,都是从来不告诉我。”中年妇女一听,极不情愿打电话,接着说道:“我爷们跟姚圣不是穿一条裤子的,他们表面上关系不错,暗地里不合,你看我爷们平时也只是跑跑龙套,算不上核心圈里的人,打了我爷们也不一定知道姚圣住哪酒店。”

    “你特玛的打不打?你爷们现在就跟姚圣在一起,不打,我祸害你全家。”套头套的小伙子没有耐性,恶狠狠的说道。

    “……我打我打,大兄弟你把刀移开,要不我紧张。”中年妇女一听,真害怕了,说着掏出手机,开始拨号。

    随后,那个小伙子收起尖刀。

    “喂,你特玛的走几天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咋的?有事瞒着我啊?”中年妇女没头没脑的问道。

    “哎呀握草,都特玛的老夫老妻了,出去两天办个事还用跟你天天汇报呀?再说了,年年都这样不也都过来了吗?你特玛的别跟更年期似的,天天叨逼。”电话那头的中年人没好声气的回道。

    “你别眶我,男人有钱就变坏,隔壁的老王都快60了,孙子都有了,在外面还有一个小的,谁知道你变不变心?你要是给我扣个绿帽子,我咋做人啊?”中年妇女胡搅蛮缠。

    “扯淡呢,你不给我扣个绿帽子我特玛的算是念啊弥陀佛了,我还敢给你扣个绿帽子吗?你看你平时跟爷们还彪,我有那色心也没那色胆。35xs”

    “那可说不准,现在这社会啥妖蛾子没有啊,我看你就有点那个迹象了,以前是走一天都给我打十个电话,现在走十天不给我打一个电话,你说你是不是变了?”

    “工资卡不都是你拿着的吗?每月零花钱连请朋友吃顿饭都不够,我拿什么养小的呀?人家白跟我啊?”

    “你要是有个小金库呢?”中年妇女反问道。

    “……”中年人被媳妇问得哑口无言。

    “你倒是说话,我特玛的今天就得问到底,你要是不说,我……”

    两口子扯逼,小伙子听不下去了,赶紧打断道:“哎呀握草,你整跑题了,问问你爷们在哪儿就行?赶紧的。”

    “……那你住唐shan哪个酒店,我也想过去玩玩,我还没去过呢!听说那边有海,比我们家浴缸大多了。”中年妇女经小伙子一提醒,停顿片刻,言归正转,赶紧问道。

    “水帘洞,你来吗?”

    “你特玛的再跟我瞎扯,我把你黑姚圣的钱捅出去,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中年妇女假装急眼的吼道。

    “哎呀媳妇,住哪儿这姚哥不让我说,出门就交待了,你捅出去我也不能说,再说了,捅出去咱们两个一起完完,这后半辈子谁跟你过啊?”中年人急眼的回道。

    “那你偷偷的给我发个微信地址就行,你要是还爱我,你就给我发,我想验证一下,给我地址,我就是飞过去,我也得陪你。”中年妇女*道。

    “去你大爷的,都特玛的50多岁了,还整粉红色的回忆,有意义吗?”

    “我意义,我愿意!”中年妇女坚定的回道。

    “……哎呀握草,我真拿你没办法,你特玛的又整跑偏了。”小伙子一听,裤裆一紧,吼了一嗓子。

    “那挂了啊。”中年妇女听到小伙子一吼,一紧张,竟然把电话挂了。

    “大兄弟,你听见没?我威胁我爷们,他也不说,我也没办法。”中年妇女眼巴巴的看着那个套头套的小伙子,有点含情脉脉的说道。

    “操你大爷的,我咋碰到一对情圣呢?你这样,这事别跟别人说,跟别人说了,我随时都有可能来找你,我真能祸害你全家。35xs”小伙子有点无奈的说道。

    “大兄弟,你放心,我一听你是与姚圣他们有过节,我不会掺和的,你就放心吧。”

    “说出去,我首先把你上大学的儿子干死,然后杀你和你老公,我特玛的拿人家钱,就是替人家办的,你看着办吧。”

    “我懂我懂,大兄弟,打死我,我也不说。”中年妇女如同掏蒜一般,连连点头回道。

    ……

    三分钟之后。

    小区门口,小伙子打了一个电话。

    “喂,哥,实在不好意思,姚圣住哪个酒店,我没问出来。”小伙子说道。

    “不是,罗四,你想想办法啊,你必须把姚圣住哪个酒店弄清楚,你想报仇,也只有一次机会,这次机会错过就没有了。”孙武坐在车里回道。

    “嗯,我清楚,我也想套出来,可是人家就是不说,我也没办法。”罗四回道。

    “你这样……”孙武如同面授机宜一般说道。

    “行,我试试,我以前确实做过对不起你们的事,这次我套姚圣也有将功补过的意思,虽然我们之间的伤痛难以愈合如初,但我会尽最大努力的,你说的方法,我马上试试。”罗四直白的说道。

    “试试吧,用钱来试,这逼养的就是喜欢钱,但你不要说这钱是我们给的就行。”

    “哎呀我知道,这点事我还办不明白吗?那我真跟我姐夫白混了!你不是说他开店亏不少吗?他正缺钱,应该能上钩,再说了他与姚圣之间有矛盾,他肯定干,我知道,你放心吧。”罗四也有点报仇心切,连连回道。

    “那行,就这样,钱我给你打过去了,只要能套出姚圣,钱不够,说一声就行。”

    “行,我知道了。”

    随后,双方挂断电话

    “这边让罗四抓紧办着,我们走吧,叫后面的车跟上,先去唐shan,看看何兵说的地址准不准,要是准,就干他了。”在车里,宋叔很平静的说道。

    ……

    在车上。

    “宋叔,霄哥他们无罪释放,这事办得可以啊!”孙武一脸佩服的表情,问道。

    “你大功一件,私人侦探真管用,他们愣是用钱橇开了案发现场几个目击证人,这个太给力了。当晚张云霄他们三个走后,随后,来了两个人,这两个人是凶手,有点脑残,直接用枪干死李大顺和苏小妹的。这两个凶手行凶之后,大摇大摆的走出地下室时,被枪声惊醒的住户亲眼看到的,所以,根本就不是起诉书上说的三个人,这与起赃发现两个凶手相吻合,直接把案子推翻了。”宋叔闭着眼,靠在后背上,慢条斯理的说道。

    “那私人侦探竟然在李世开的手机里成功的安装窃听器,并成功的起获录音,太牛逼了,法院就凭录音,肯定还会把李世开抓起来。”孙武又开始神逼叨叨,接着说道:“这下李世开没有好果子吃了。”

    “给特玛的法院,那太便宜李世开了。”宋叔立即回道。

    “不可能,这回法院肯定以陷害罪谋杀罪抓李世开。”郝杰不大相信宋叔说的话,反驳了一句。

    “李世开能调动警察半道截我们,他也能调动法院,把证据给吞了,那样李世开倒没事了。我要把那录音给林总,让林总交给张泽民,让张泽民听听录音,然后悄无声息的去收拾这帮人,那比我们轻松多了,而且还能做到杀人不见血。”

    “……行啊,宋叔,你真是师爷,我拜你为师,你受徒儿一拜呗!”孙武一愣,随后贱嗖嗖的说道。

    “我收个jb徒弟,把你们教会了,我特玛的就没饭吃了。”

    “哈哈”车内专来一阵笑声。

    “操他大爷的,张泽民泡了一个妞,差一点要了张云霄他们三条人命,不过,我想张泽民会给点回报。”宋叔没有轻松,反而神秘的说道。

    “对,让张泽民给咱们弄点工程,有付出就得有回报,我们可以大赚一笔。”孙武一听,揣测道。

    “你知道个jb,竟瞎猜,我要是收你为徒,准能坏了我名声。我们提供的录音,正好为张泽民这位新上任的市长烧第一把火找到借口。我想张泽民拿到录音后,会借此机会,第一把火肯定火烧公检法,揪出枉法者,清掉公检法败类,同时,也是张泽民排除异己、培养亲信的好时机,这样名正言顺。这也是为我们挺进廊fang搬掉绊脚石作铺垫,这就是张泽民给我们的回报。”

    “牛逼,牛逼,杰哥,你看宋叔比诸葛如何?”孙武一听,实在太佩服宋叔了,嗷嗷直叫唤。

    “……稍逊风骚!”郝杰憋了半天,才说出四个字。

    “哈哈”车内再次响起笑声。

    ……

    罗四挂完电话之后,按照孙武的意思又打了一个电话。

    “喂,我姚圣的朋友,做桩买卖呗,保你只赚不赔。”罗四开门见山的说道。

    “啥买卖只赚不赔啊?”对方正处于落魄时期,突然听到有只赚不赔的买卖,舔了舔嘴唇,立即回道。

    “你这样,咱们见个面,我给现金,是先付款后做的买卖。”罗四继续忽悠道。

    “天上掉馅饼啊?”对方咽了口口水,有点懵逼,问道。

    “差不多吧,我给你这么说吧,你需要钱,我需要你的资源,互利互惠,你看行不行?”

    “行啊!”对方没有犹豫的回道,而且突然还有一种自身价值的优越感。

    “那一会儿到你家楼下谈,我一会儿就到。”

    “行,那我下楼。”

    ……

    唐shan湾仔酒店。

    次日早上,吃过早饭,姚圣与那个身边的中年人进行了简单交谈。

    “姚哥,夜长梦多,我们得快点,何兵还有可能不知道张云霄他们无罪释放,趁机把合同签了。”中年人提醒道。

    “……是得签了……别慌,别慌,张云霄翻不了天,警方一时半会儿查不出来杀害李大顺小两口背后的凶手是谁,警方一时查不出来……你约约何兵,我们现在就谈……在这儿不行,不能在这儿谈,赶紧退房,去我哥们一个渔船修理铺,那儿隐蔽。”姚圣内心极不淡定,语无伦次,而且自己有点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