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迟早要面对(二更)

目录:丧尸不修仙| 作者:彩虹鱼| 类别:都市言情

    趁着苍枝去祷告,兄妹仨凑到一起,空空和萧宝宝捂着嘴,连连挤眼示意夜溪亲自下禁制,多糊几层。

    夜溪无奈随手糊了几十层。

    两人才放下手,脸色一样的苦。

    空空:“不自在,感觉有一双眼睛无时无刻不盯着我。”

    萧宝宝附和:“没有自己的秘密了。”

    夜溪笑:“心理作用。神没那么闲,神与仙的界壁也不是那么好突破的。别听苍枝说的玄乎,但我猜,不过是一丝神力而已。就像咱们随便丢一丝神识去凡间,那也是神仙下凡了。”

    两人只哼哼,一时半会儿是恢复不来了。

    萧宝宝吐槽:“太牛掰了,啥啥都看透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怎样呢。”

    空空:“过分,谁没有点儿小秘密了。我是皇我承认了吗?”

    夜溪呵了声:“我才想不明白呢,我孤家寡人的,她惦记我啥?”

    “你还孤家寡人啊,咱不是一家?你还有龙有凤有竹子,你才是咱仨中最令人惦记的。”萧宝宝白眼:“明白了吧?苍枝自己想法且不说,那个——神,才是做得一手好买卖,她家不赔。”

    夜溪捏捏眉心:“被算计了?”

    “未必不是。”萧宝宝苦思:“你们说,我的原身究竟什么?”

    现在,他已平静接受并主动追寻自己来历。

    他都不知道,两人更不知道了。

    “等我有了神兵,把棺材破了,你吞掉那人,不定会有发现。”

    空空还没见过那一个,要进去看。

    夜溪带着两人进空间,空间里无归凤屠吞天火宝都在。

    本来在外头的,苍枝要说巫族之事时,四只表面乖乖出了去各自回屋,实际关上门就闹着进空间。

    夜溪那时正不爽自己被劈的内情,不动声色把人装进去,就这样光明长大的偷看,有无归凤屠在,苍枝不会觉察,她需要人给自己参谋参谋。

    这会儿才碰面。

    “怎样?”

    夜溪问的是巫神的事。

    这会儿更觉得自己被算计了。

    无归皱着眉,很不悦:“等小爷回去了!”

    凤屠倒想得开:“早晚要跟那个层级接触,这样也好。”

    火宝似乎憋着火,对两人吼:“夜溪问的是巫神人品,是不是好人,能不能相处,有没有坏处!”

    吞天对夜溪解释:“他问了很多次了,人家就是不说。”

    只等夜溪来,于是火宝觉得被蔑视了。

    夜溪笑,捏火宝的脸:“不气不气,你赶紧修炼,等你也成了神再给他们脸色看。”

    火宝委屈巴巴。

    无归冷笑:“就他。”

    火宝怒:“就我就我就我,我怎么了!我就把话撂这了,早晚我比你厉害!”

    无归仍是冷笑,闪电出手抓了火宝的胳膊拉到嘴边啊呜一口。

    你丫的就是小爷一盘菜!

    火宝抱着豁了一大口的手欲哭无泪:“夜溪~你看他。”

    夜溪脸一沉:“说巫神!”

    她被算计了呢,小伙伴们就不能上上心!

    凤屠:“巫神嘛,在神界也就那样啊,不上不下不高不低,其实三界道理都一样,最终还不是看谁的拳头硬。”

    无归:“神嘛,各有神通,巫掌握阴的力量,管轮回。”

    “神有轮回?”

    “有的,但有些复杂。不过巫管轮回也代表他们擅长时间。”无归道:“不怕,有我在谁也不敢算计你。”

    夜溪笑笑,真正让人不敢算计只有一个办法——自己够强。

    “苍枝说的是真的吗?巫神盯着我呢?”

    她是不是很闲?

    无归一嗤:“绝对言过其实。”

    吞天开口:“苍枝身份绝对非同一般,或者成神大有希望。左右你被盯上了,你又真心喜欢她,好好相交。”

    她的家族,不一定是最大的,但绝对是最厉害最举足轻重的。

    夜溪叹息:“苍枝是苍枝,我忧心的是,除了天道群要弄死我,难道上头也盯上我了?”

    记得竹子说过的,自己若不得认可,到了神界也是被送进墟的下场。

    凤屠笑:“上头,不早跟你在一起呢?至少神龙凤凰对你认可,除非——”

    看无归。

    无归一哼:“他们不认我。”

    凤屠耸耸肩:“就算他们不认又怎样,我们认你。”

    夜溪:“谢谢,为了我你们也得跟家里打好关系,一定哈。以后我可要靠在你们檐头下安身立命。”

    愁人呐,刷好感啊刷好感,先被仙界天道群认可了神界就好混了吧?

    去看萧宝宝分身。

    众人来到棺材高台上,空空一个跨步过去,手往跪坐的美人屁股后头摸,辣眼睛。

    夜溪笑:“这女的化成玉石了,应该是个妖。”

    美得妖娆,是妖吧。

    空空摸啊摸,摸人家的屁股。

    “嗯,是妖,我第一眼就知道她是妖,她有妖尾,但断了,我数数,一,二,三…九个尾巴茬儿。”

    随着她手动来动去,像身上所剩不多的衣裳也飘飘荡荡落下来。

    上次夜溪把腰折的美人粘回去,带萧宝宝来看时,都没想着给人换件衣裳的。

    夜溪上前,取了宽大的披风从身前罩住,伸着脑袋去看屁股。

    “哪里哪里,什么茬子?”

    男人们无语,皆背着身看里头的男子。

    空空拉着她的手摸到一片不平整的地方。

    “这断口——嘶,是硬生生拔下来的。”

    空空吸着气,作为同样长尾巴的一族,根本无法想象尾巴硬生生拽断的疼痛。

    多想不开啊。

    因为女子已经与高台融为一体,又是跪坐的姿势,夜溪总不好意思真把脸贴屁股下头去看,摸了摸,九个断口,攒成一朵梅花形。

    “九尾,莫不是九尾狐?听说九尾狐化成的美人最美。”

    空空摇摇头:“九条尾巴的多了去,天上飞的九尾鸟,地上跑的九尾兽,水里游的九尾鱼。谁知道她是哪一种。”

    变成石头了,探不出来。

    “说来,你有几条尾巴?我还没见过你原形。”

    空空白她:“就一条。”

    原形什么的,有什么好看的。

    “走,过去看师兄的分身。”

    夜溪笑,空空的原身肯定像爹多。

    狗崽崽,多可爱啊。

    众人正指指点点,说的都是怎么吃掉好。

    至于打开——嗯,等夜溪。

    空空眨了几下眼:“我怎么觉得他比师兄好看?”

    “分明是一样的。”萧宝宝扎心了。

    “比师兄腿长,比师兄魁伟。”

    “呵呵,还比我脸大呐。”

    空空捏捏小拳头,轰轰砸了好几下,疼得眼泪打转。

    “好硬。”

    夜溪无语:“我力气不比你小,能用拳头砸开早砸了。”

    把她拉起来。

    “师兄究竟还有多少分身呢?巫族母神究竟看出了什么?”空空好奇。

    她问过苍枝了,苍枝得到的感应只是萧宝宝大有来历,值得相交,别的却是什么也不知道。

    很怀疑巫族的母神究竟从他身上看出了什么。

    萧宝宝也不知道啊,盯着棺材里头躺着的男人,总觉得从一模一样的眉宇间看到了邪肆,还有阴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