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 行踪败露

目录:超品仙农| 作者:一筒江湖| 类别:都市言情

    当柴军说出自己观察到的情况,而伪装成路人的保安又确确实实走过来时,相原森川也不是瞎子,他当然看到四周的情况。随着包围上来的保安越来越多,相原森川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微微发抖,口水吞下去一口又一口。

    他倒吸一口凉气,非常紧张地说:“真……真被发现了?怎么会这样?柴先生,那我们要怎么办才好?要和这些保安打一场吗?我记得你说过,这些保安都只是普通人而已,来再多,你也不会放在眼里。”

    这个家伙真是的,才遇到一点点情况就慌张得不行,竟然将柴军当作救命稻草。

    难道他以前在柴军面前表现出来的精明能干都是伪装的?

    柴军也不知道遇到过多少类似的情况,反而比相原森川淡定得多。

    他满不在乎地说:“有什么大不了?我确实不将这些保安放在眼里,只要他们身上没有枪械之类的武器,他们就不可能将我怎样。相原森川警官,你们这个国家里的枪支应该不会泛滥得像是灯塔那边吧?”

    “那当然不会。”相原森川警官松一口气说:“也就是说,只要那些保安的手里没有枪械,你就不怕他们?那就好,你过去把他们都收拾掉吧。我虽然也会一点武术,但是真的架不住被群殴。”

    柴军淡淡地看了相原森川警官一眼,当然没有动身。

    不是因为他打不过那些保安,也不是因为他不想保护相原森川警官,而是因为没有必要,也不能那样做。

    相原森川警官看到柴军无动于衷,反而有些着急地问道:“柴先生,你怎么了?”

    “这个问题应该由我问你吧?”柴军轻松淡定地说:“相原森川警官,你别忘了我们今天只是过来看看情况,希望先了解一下这家公司的内部细节再动手。要是现在就去胖揍那些保安,那我们的目的岂不是暴露了?”

    相原森川的脸色微微一变,仿佛被人强迫吃下老太太的裹脚布。

    不能揍对方,又要应付对方,这种事情听起来是挺蛋疼的。

    说话间,那些伪装成路人的保安们已经走上来,将相原森川的车子团团包围住。

    除非相原森川准备撞死几个人,不然就别想离开。

    柴军露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大咧咧地翘着二郎腿说:“相原森川警官,我不会说你们国家的语言,应付这些人这么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他们终归只是保安,光天化日之下不敢把你怎样的。”

    “需要去应付他们的人不是你,你当然这样说。”相原森川警官狠狠地瞪了柴军一眼,然后才不情不愿地下车。

    在相原森川警官被迫去应付那些保安时,柴军当然安心地拿出手机看新闻。

    不知道过去多久,当柴军看新闻都看得有些无聊时,相原森川才回到车子里。不过当柴军抬起头时,包围着车子的保安们依然没有离开,甚至还一脸愤怒地看着柴军和相原森川警官。

    这个情况好像变得比一开始还要糟糕。

    柴军奇怪地问相原森川警官道:“相原森川警官,你这是怎么和他们沟通的?为什么他们看起来就像是恨不得将我们大卸八块一样?你该不会将我们的真实目的给说出来吧?”

    “怎么可能?你当我是傻子吗?”相原森川连忙提高语气,大声否认道:“我就算脑袋被驴踢了,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招供,我只是告诉他们,我是一个警官,今天放假,跑来这边放松一下心情,纯属路过而已。”

    柴军眯着眼睛看着相原森川警官,突然有种揭开他的脑壳,看看里面是不是全是水的冲动。

    这个相原森川是脑袋里长草了吧?

    他明知道这家公司是一家暗地里从事不法工作,对警官这种工作的人特别敏感,他竟然还傻到主动说出来?这种傻事虽然不如直接招供,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吗?亏他还敢一脸得意。

    他以前在别的场合表明自己的身份时,应该受到过不小的优待才对。

    柴军长叹一声说:“相原森川警官,我终于知道这些伪装成路人的保安为什么突然脸色变得很难看。看样子,他们没有要放我们离开的意思,那沟通的结果是什么呢?他们的态度是怎样的?”

    相原森川警官讪笑两声说:“他们不相信我说的话,让我进去和他们老板沟通。”

    “什么?这是什么道理?”柴军眉头一皱,隐隐约约间闻到一点危险的味道。

    要知道,柴军和相原森川警官只是开车路过而已,即使真的想调查他们的工厂又如何?他们公司的保安有什么资格让相原森川和柴军进去跟他们的老板解释?他们老板把自己当什么了?

    至少在神州大地上,柴军从来没有碰到过类似的事情。

    柴军沉声道:“这些家伙该不会是想骗我们进去,然后严刑拷打之类吧?要是只是两个普通人,一旦被他们带进去就插翅难飞了。相原森川警官,这种做法有多么危险,你心里明白吧?”

    相原森川脸色铁青道:“我当然明白,我们自己跑到这里来,就算被他们杀死,然后毁尸灭迹,估计都不会有人知道。公司的规模大到他们这个程度,他们想消除所有证据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那你决定要怎样做。”柴军依然翘着二郎腿,等待相原森川警官做决定。

    不过相原森川一脸纠结,看样子还真拿不定主意。

    沉默几秒钟后,在车子外面的保安们越来越不耐烦,又用岛国的语言大喊大叫。

    柴军虽然听不懂,但是也能猜到是保安们在催促相原森川。

    相原森川只好苦着脸对柴军说:“柴先生,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下车和他们老板见一面怎么样?反正有你在,即使去见他们的老板也应该没什么问题,反正他们不可能打得过你。”

    柴军又看了看将相原森川的车子包围的保安们,只好点点头同意。

    反正要是不去见他们的老板,就别想离开,除非柴军肯撞死他们之中的几个。

    可是就算柴军不介意撞死几个保安,相原森川警官也不可能同意。

    柴军跟着相原森川一起下车,然后在那些保安的引路下,慢慢走进工厂内。

    在这个过程中,柴军当然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四周的情况。他本来就想知道这家公司内部的情况,既然有人愿意主动带他走进来,那何乐而不为?要不是那些保安的态度实在有点恶劣,柴军甚至还想向他们表示感谢。

    柴军在观察四周情况的同时问相原森川警官:“相原森川警官,这些保安会不会听中文?”

    相原森川回答道:“你自己不是说过吗?这些保安都只是普通人来应聘,混混日子而已,你觉得这样的人会听中文?要是会听,他们哪怕再学习一下,去混个翻译当一当也比当保安好。”

    柴军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

    会听中文的人根本没有必要来做保安。

    所以他放心地说:“相原森川警官,你不觉得这些保安直接带我们进来,对我们来说反而是好事吗?至少不用愁着怎么调查工厂内部的情况。不过你最好帮我记一下路,你在这方面应该比我擅长。”

    相原森川警官执行任务时,肯定要经常去陌生的地方。

    要说他没有练出一手在陌生地方认路的本事,柴军才不信。

    相原森川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同时又好奇地问道:“可是柴先生,你自己不是也可以认路吗?这种事情为什么非要我来做?你要是想去什么地方,等会儿要是想去,还得来问我,麻烦不麻烦?”

    柴军无奈道:“你以为我不想自己认……”

    柴军才说到一半,相原森川突然兴奋地说:“柴先生,难道你是一个路盲?像你这样牛的人,原来也有弱点。”

    “你至于这些兴奋吗?”柴军忍不住翻白眼道:“认路方面,我是肯定没有你那么熟练,可是你说我路盲也太夸张了吧?只是等会儿要是和这个地方的人打起来,我们开溜的时候可能要你来认路而已,那个时候的我可能没有余力做这种事情。”

    “原来是这样,你早说嘛。”相原森川连忙打包票道:“那认路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等会儿要是需要开溜,你记得把我也带上。不过柴先生,你那么厉害,最好还是今天就直接把他们摆平吧,跑路这种事情说出来多丢人。”

    柴军耸耸肩说:“不用你说,我也会尽力,只是有很多事情不是说尽力就能做到。我们还要拿到那些药物的情报,找东西这种事情可比搞破坏困难得多,谁让你们警方连差点这家公司内部的情况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

    说完,柴军就继续和那些保安往工厂的深处走去,没有再和相原森川警官废话。

    因为深入这家公司后,四周来往的人已经越来越多,其中有很多还明显是公司内的高级职务人员。他们之中有人听得懂中文是大概率的事情,要是被他们把柴军和相原森川警官说的话听去,再传到他们老板的耳中,那乐子可就大了。

    进来工厂内部后,负责给柴军和相原森川带路的保安只剩下一个,其他的都回到原来的岗位上。

    在这个保安的带路下,柴军和相原森川很快就走进一间办公室里,里面并没有人。

    而且就连保安,也在带路完毕后就离开。

    保安离开的刹那,相原森川警官有些不安地看向办公室的门说:“柴先生,你说那些保安会不会把我们关在这里?带我们过来,却没有人见我们,态度实在太恶劣了。你等下要是和他们打起来,一定不要留手。”

    可能是因为前不久被保安们气到吧,相原森川的脸色看起来很糟糕。

    柴军笑了笑说:“相原森川警官,这种事情需要担心吗?就算他们想把我们关在这里,你觉得关得住吗?你不如想想那个忍者组织用来藏身的武馆,你该不会以为那家武馆比这个办公室还脆弱吧?”

    相原森川一怔,接着又苦笑着摇摇头说:“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还真是底气十足。确实,连那家武馆都被你破坏得这么凄惨,这间办公室肯定困不住你。那我们就等等看呗,要是再等十分钟也没有人过来见我们,我看你就可以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