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文学院 第二百四十九章:消失记忆的离别

目录:都市之纨绔恶少| 作者:木子二儿广隶| 类别:都市言情

    “砰!”

    一拳挥出,正当一掌给硬生生接住,不过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接住的人可不是沐灵曦,而是抵挡在二人正中间,才赶来这里的欧阳炼。

    “你们在做什么?”

    淡淡的话语落下,熟悉的声音传到了沐灵曦的耳中,显得着实有些措不及防,此时的沐灵曦扭过头,正当她看到了面前之人的身影竟然是欧阳炼时,她几乎都快惊讶的把下巴掉下来。

    不过比起这些,对于这种寥寥无机的小事,沐灵曦更为难的应该还是如何解释。

    “是啊,在做什么?”

    沐灵曦和楠田同时开口问道,虽说事情的根本发展还是因为沐灵曦的心情低沉。

    “对了!我应该算得上是来道谢的吧,向这个小家伙,看似是后辈,却比我这个前辈还要强的低调之人。”

    楠田玩味的开口言语着,他总觉得沐灵曦其实并没有使出全部的实力,光是之前她所教授自己的那一套拳法就能得知。

    沐灵曦记忆回转,直到泛黄的记忆重新抹上那层淡淡的渲染时,此刻的沐灵曦才不禁勉强回忆,记得眼前之人正是许久前来过的那人。

    欧阳炼见二人,心中大概理解到或许这只是一场误会,所以这时的他笑着将两人暂且支开,却跟随在沐灵曦身后,并贴在她的耳朵上淡淡问语道:

    “你在做些什么?刚刚那副狼狈的样子可不像你。”

    若不是因为欧阳炼打从远处看到了沐灵曦,刚刚的那一拳无疑会直接打到沐灵曦的肩膀上,不过看样子那人也的确似乎有所收手,因为拳风哪怕再偏移一点,都有可能让沐灵曦这张明星的面孔彻底告别整个演艺圈。

    “没什么。”

    沐灵曦轻呢,如此说来,其实一切的根源果然还是因为欧阳炼说出了那番话语嘛,只是,沐灵曦不可否认的是自己也的确有着些许过失。

    “好了,不说这个了。比起这点,我刚好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找你。”

    欧阳炼淡淡开口,着实引去了沐灵曦的好奇心,可就在欧阳炼刚想要开口说出实情的时候,此时的一番电话再次袭来,不禁打破了刚刚的氛围。

    “没关系,你先接电话吧。”

    沐灵曦笑着开口,也不知为何,只要她一看到欧阳炼的那张面孔,好像来自身外的一切都释然了,不论是那种事情的发展都无关她与否,什么都能笑着面对。

    “嗯,嗯,你说什么?”

    欧阳炼惊讶的开口,这是欧阳炼在别人面前第一次表露失态,此刻的他握紧了双拳,好像今日的不安一击惶恐感果然在自己的身上应验了,绝不是普普通通的嬉笑玩味这么简单。

    这一次的欧阳炼即将经历史无前例的压迫,重点主要还是自己的那间公司。

    “少爷......恐怕你已经不能够继续待在那所学院了,事情的严重发展程度显然比我预料所想象的要眼中的多。”

    老管家低压的开口,而欧阳炼的反应虽然激动,不过却在片时后迅速恢复过来,好像是迫使着他不得不这样选择恢复。

    “好,好,我知道了,我想应该已经没有时间能够让我请求了,我会回去的,就现在......”

    欧阳炼将电话挂断,但当他回头目望着沐灵曦时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此时此刻的他欲言又止,刚刚原本还要落在嘴边的话语却在此刻无论怎样也不能迟迟说出。

    “好吧,灵曦,公司出了点小事,我回去处理一下而已,你在这里独自一人要好好的,有事情的话给我打电话或者去Z市我的别墅中,想必沐叶枫也不会坐视不理的,就这样,我走了。”

    欧阳炼转过身,以极快的速度奔跑而去,欧阳炼甚至连一口离别的话语都不肯诉说,或许是争分夺秒的时间早已不容。

    沐灵曦傻傻的,一副完全懵懂的样子站在原地,好像一个两个的人全都慢慢离自己远去的空虚感就是如此吧,自己唯一能看到的只有他们离别时的背影,一切都那么轻渺,一切都那么虚无的梦幻,如若这真的只是场梦就好了,只可惜连沐灵曦自己都知道这是不可能。

    此刻的沐灵曦喉咙哽咽了一下,随着欧阳炼在校门拐角处的彻底远离以后,沐灵曦才发觉那种心不甘,不舍的情绪究竟有多么剧烈。

    铁打的心是每个人都不可能拥有的,就算是冰做的心也是如此,无论这颗跳动的温度有多么冰冷,唯独血液是滚烫的这点绝对毋庸置疑。

    嬉笑着,多半是强颜欢笑吧。

    沐灵曦从操场上又走回了宿舍,现在唯一能给予的她的安家之所只有那里,只有当选择权变得小了以后才能更加确切到自己生存的环境之小。

    笑着,笑着,逐渐留下泪水。

    一滴滴的晶莹泪花洒满了整个雨后的操场,这时的沐灵曦由于心情太过激动,所以不小心直接昏厥了过去,其中最根本的原因果然还是她没有吃早餐就做如此剧烈运动的缘故吧,外加情绪波动。

    双目渐渐张开,当再次醒来时,原来此刻早已是中午,而当沐灵曦从校医院起来后所见到的第一人。

    不是欧阳炼,反倒是同处在一个宿舍当中的初凝。

    “初,初凝。”

    沐灵曦淡淡开口的言语着,没想到竟然是初凝在这里,话说留存在脑海中最后的记忆只有自己走在操场上的时候了,其余的事情几乎全都是强忍着闭锁一般,全都忘记。

    “啧啧,刺痛。”

    沐灵曦捂着疼痛无比的头颅,不过有一点她的确还清晰的记得,那既是欧阳炼转身离去的背影,好像一切的发生全都因为那离去后的一瞬间而改变,同样的,沐灵曦对欧阳炼的情感也逐渐变了,好像心中的猜测和怀疑,让她不禁以为是欧阳炼将自己抛弃或者舍弃。

    反之,那种原本的爱意情感,好像通过记忆的扭曲,逐渐添加在同样重要的熊吉身上。

    只不过,一个是爱,而另一个是刺痛的伤害,记忆的不同让两者颠倒了。

    因为近期的四个月自己与熊吉接触的亲密,外加欧阳炼离去的背影。

    记忆混淆,爱人为仇,刺伤过自己的人却成为了爱。